《创造营2020》独家回应:直面争议,继续做女团生态的开拓者

《创造营2020》独家回应:直面争议,继续做女团生态的开拓者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创造营2020》监制邱越还记得,三年多前确定要做《创造101》时,内娱女子偶像团体空缺。在女团市场一片低迷挣扎中,头部平台的介入无疑似往死水深渊中掷出浮木,一波从业者被“救”出水面。三年过去,在为《创造营2020》进行面试时,制片人多晓萌明显感觉今年见到的女孩们尤为自信——她们对自己的个人特色、能力有着十足信心,但让他心生警惕的是,不少人流露出对节目规则的“深谙于心”。于是,大胆革新成为《创造营2020》节目制作的一大特色——颠覆初舞台常规赛制、学员面临被动分组、刚经历完主题曲考核便直接坐上“冷板凳”……在把脉三年偶像产业发展态势后,《创造营2020》显然剑指更高目标——再度制定行业标准,最强者入。《创造营2020》第一阶段晋级名单01至07名直面四大争议,《创造营2020》到底在想什么?? 01、初舞台赛制变化大,为什么改赛制?“不少学员在进入《创造营》前都是背过书的。如果我们不从赛制上给到她们新的刺激,她们就会进入一种模式化状态。”?“五一”假期第二天,在众人期待中,《创造营2020》开播了。对于自2018年起就已在不同平台看到过6档左右类“101”模式节目的观众来说,大家自然认为首期将看到的是不同公司背景的学员逐团进行初舞台表演。出乎意料。第一期节目呈现了几轮交缠着个人、团体赛的初舞台,多位学员短短几十分钟内就承受了忽而巅峰忽落低谷的命运,网友有点懵——《创造营2020》没有遵循传统规则,而是对赛制进行了明显调整。“如果每年重复赛制,观众每看一个环节时其实会预知到下个环节要干嘛,那大家在观看时就不会产生更多兴奋感了。”《创造营2020》制片人多晓萌直指综N代节目的“疲态”问题:“创系列到今年也已经是N代节目了,国人对于综艺内容改变、创新这件事的要求非常高,如何减少大众疲态感是我们必须思考的。”实际上,早在《创造101》时,除核心赛制外,主创团队就对节目规则进行过较大改造。创新自然有风险。但彼时,团队希望通过加入“勤奋C位”、“Battle”等新鲜方式,让更多学员们的积极面貌被看到。到了今年,不止出于以上两点考虑,更令节目组担心的,是在此三年间,参与节目的“玩家”们(学员)逐渐摸清了游戏规则。“很多学员的经纪公司对于这几年所有同类节目都进行了深入研究。学员上节目前,经纪公司会帮她们进行每档节目的梳理。这也就意味着,不少学员在进入《创造营》前都是背过书的。如果我们不从赛制上给到她们新的刺激,她们就会进入一种模式化状态。”在行业态势变化前,《创造营2020》决心改赛制。《创造营2020》的新赛制看点? 02、赛制逻辑是什么?为何强调“强Battle”?“赛制的变化,是根据我们了解到的当季学员面貌和当下社会环境去定的。”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创造营2020》监制邱越回忆,在2018年启动第一季节目前,他们从女团幕后从业者,包括女团成员、训练生身上真切感受到的是身处行业底端的迷茫,以及强烈的生存危机感。而随着《创造101》搅活女团“死水”,三年来,女团训练生储备量处于激增状态中。在对今年学员进行调研时,邱越和多晓萌均感到学员整体面貌特点发生了变化:一,她们的专业素养比3年前的女生们进步很多;二,大家都非常有自信,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是来成团的。邱越表示:“创系列节目原则就是,我们一定顺应当季学员的真实状态,去搭建节目的逻辑。基于之前感知到的学员们两点新面貌,我们设置了‘敢,我有万丈光芒’主题,严扣主题,我们希望真正优秀的人能够提前被曝光。”依次为《创造101》《创造营2019》《创造营2020》主题海报初舞台时,节目组置入了不断强调Battle的全新赛制。据多晓萌现场观察,仅就“全新”赛制而言,确实激活了现场录制状态。“我们看到大部分学员在进入演播厅的第一刻,都是抱着知道接下来自己要干什么的心态来的。而赛制的突变,就把她们在未知状态下的极限能力,极强的胜负欲和战斗欲都给逼出来了。”多晓萌对于“个人战会稀释团感”的争议持保留意见:“在个人Battle后,其实我们依然回到了团的概念。但为什么在Battle之后才回归团?因为我们核心非常想强调一件事,就是没有人能够躺赢。”他举例:“看过节目的观众会知道,有某些‘个人’赢了之后,她就会带着自己的战队登上整个大阶梯的最顶端。但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躺赢这件事,每一个人都在Team中承担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即便在首轮中一枝独秀,一荣俱荣,但通过第二轮团体战,木桶效应,也会产生一损俱损状况。个人和团体之间的关系在这两个环节可以得到多维度体现。”《创造营2020》首播后的相关热搜(部分)? 03、学员故事线弱,粉丝情感羁绊从何产生?“学员性格的塑造,是女团节目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同时,实力亦是学员面貌的一种呈现。”初舞台新赛制,产生了 “神仙打架”的场面。三位Vocal担当希林娜依·高、王艺瑾、陈卓璇同台PK《喜欢你》,三种不同风格,反复演绎,让这首歌在首期节目就形成了破圈之势。节目播出后,网友在各个平台都开始翻唱喜欢你,仅微博话题阅读量就高达3.1亿。#翻唱喜欢你大赛#微博热搜话题页面但强调舞台拼斗之余,不少网友反馈,在真人秀部分,学员们群像故事并没有做起来。截至三期播出时,学员面貌暂时看不清晰,无法让大众形成更深层次的情感共鸣。多晓萌坦言:“学员性格的塑造,当然是女团节目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尤其是在听到很多声音之后,我们也去复盘了前三期节目。在主题曲考核时,其实我们是把一部分人的性格展现了出来,但刻画得可能不是那么明显,确实因为一期篇幅有限。另外,当初我们决定在节目第一阶段去核心展现某一个内容时(实力),不得不说,这一定会对另外一种方向有相对折损。”但同时,我们其实也要正视,“实力”亦是学员面貌的一种呈现。譬如通过初舞台Battle,希林娜依·高、王艺瑾、陈卓璇等人的大Vocal身份变得极为明确,如高直、刘些宁擅舞的形象也深刻烙印在观众脑海里。目前,第一阶段紧张的舞台比拼已经告一段落。在昨天刚刚播出的第四期节目中,陈卓璇凭借“璇言璇语”迅速引发外界热议。节目中,她对着镜头表示身边很多小伙伴都有参与中插商务广告的拍摄,而自己迄今为止却一次都没有拍过,更是以一句“我很想问问创造营的所有赞助商们,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而攻占热搜。与此同时,“搞笑”的孙如云,擅模仿的王艺瑾等人的个性形象也开始逐一释出,节目内容也更为丰满起来。《创造营2020》近期相关热搜话题? 04、教练团干涉多,《创造营2020》成全自动养成?“教练是要排兵布阵的,除了我们正常拍摄期以外,他们也投入了很多时间跟学员一起排练,做指导。”本季《创造营2020》引用了“教练团”概念,教练团固定班底由黄子韬、鹿晗、毛不易、宋茜组成,不定时地,会有特派教练加盟。而从节目开播后,教练团“干涉”过多的问题也触发网友讨论。初舞台时,教练团决定“神七”(七个首发成团位)人选之举已起网络波澜。而后,争议尤其集中爆发在第三期节目,学员第一次公演期间。按首轮公演规则设定,教练团可就学员选歌及竞演分组,或者在小组决定中心位人选方面拥有干涉权。网友争议点在于:教练团主导权太大,学员显被动。对此,邱越表示:“这一季艺人嘉宾部分,他们的角色就是‘教练’,教练肯定是要排兵布阵的。尤其在录制初,学员不是那么成熟,对彼此实力并没有那么清晰时,教练出面排兵布阵,一方面可以强化他们跟学员的关系,另一方面也能让每一场秀表现得更精彩。实际上到了后面,随着人数的减少,包括每个学员专业度提高,教练跟学员信任感增多,我们会释放更多空间让学员自己去做选择,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多晓萌则强调,初舞台教练团跟之前所有艺人参与此类节目的评判维度是一致的。至于公演部分,学员在训练期间的交流,以及他们团体内对于一首歌要怎么去表达,节目组给予了充分地尊重,并不是完全由教练取代,“确实在当期播出篇幅当中,每一段真人秀都有教练加入,可能会给大家一个‘干涉太多’的视觉观感。也是因为今年教练的确特别投入,除了我们正常拍摄期以外,他们投入了很多时间跟学员一起排练,做指导,所以双方产生的内容比较多。就拿黄子韬来说,在咱们聊天前的一个小时,他又去看学员录音了,而他今天根本不需要拍摄,就是自发的责任感驱使他去的。”《创造营2020》教练团:黄子韬、鹿晗、毛不易、宋茜《创造营2020》不只是一档3个月的综艺节目? 01、为何今年“全新面孔”特别多?“今年是2020年,2000代第一次到了20岁的位点,对于一个新的内容来讲,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新的生机。”2018年,在操作《创造101》时,腾讯视频和主创团队最先达成的清晰共识是,他们寻觅的女团成员,应是外表美好、内心强大的人。邱越说,“三年后,从内核来讲,我觉得我们的大方向没有变化。只是我们对于外表美好的标准和内心强大的标准都变高了。”《创造101》前,主创团队曾和业内人交流:市场上为何要有团?团到底是什么?“很多从业者告诉我们,他们是因为自己没太多信心去做一个Solo艺人,所以才做一个团。也有很多声音说做团的艺人是一种退而求其次。”但通过几年深入观察,包括“创”系列成功推出火箭少女101、R1SE两支团体后,主创团队更深刻感悟到,仅就亚洲区域来说,近十年来大多顶尖艺人都是团体成员。即便如今个人发展,其或多或少也有过团的背景。“这个现象让我们反复思考,所谓团的魅力到底是什么?”那定不是打补丁似地强凑盘子,是当一群人凝聚在一起时,他们能释放出更大的力量。《创造101》《创造营2019》成团夜现场图片这三年间,有更多怀揣女团梦的年轻且优秀的女孩,受到《创造101》激励,走上了这条被平台激活了的女团路。不少经纪公司也积极开辟了训练生业务,市场累积出大量有潜力的苗子。不过,近年新入局的经纪公司或有财力、有师资力量,但也许还尚未把握得住,内娱市场里,女团要怎么做?从2018年至今,真正凭借公司一己之力推至市场的女团不足十支。各家公司培养的训练生,大多还是要依附平台团体节目为出口。而“节目向市场传达出它们需要什么样的训练生”也是各家公司参考的重要风向标。邱越感慨:“在做完《创造101》后,我们非常深的感触是,这类团体选拔节目真的是在影响非常多的年轻人。当你有这样的媒体属性时,从内容价值表达上,正向引导一定是首位。如果我们在节目中呈现的就是你可以没有实力,只凭说话有趣或者一些炒作就可以赢得人气,是可以迅速聚焦关注,那么不止给到观众负面观感,对整个行业来说也是致命打击。”多晓萌承认在为《创造营2020》进行学员面试时,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你说有没有从营销角度非常好用的人?一定有。但她是不是符合能够被当下年轻人看到的标准?我觉得这需要内容制作者自己进行心理疏导。”《创造营2020》节目现场照而多找一些“回锅肉”,已成名学员的加盟,无疑会为一档综艺节目带来现成的话题度和丰富故事线,但今年《创造营2020》学员却整体偏“素”。多晓萌阐释,今年节目瞄准的主要方向其实是2000后群体。“今年是2020年,2000代第一次到了20岁的位点,我们判断他们正逐渐占据社交平台的主流话语权,对于一个新的内容来讲,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新的生机。”“也是在这样背景下,我们认为‘苦大仇深’的故事并不是当下年轻人真正爱看的了。另外所谓‘回锅肉’,既然她参加了很多节目都没有出来,也就说明她在某一方面不是最优秀的,可能更多的是个话题消耗。今年‘回锅肉’在我们学员中比例非常小。我们想真正呈现的人,是要无论在能力,还是精神面貌、心理方面,都是为一个行业顶尖节目做好准备的状态。”《创造营2020》第一阶段晋级名单,07至55名? 02、“创”系团体将何去何从?“团体是需要生态的,今年女团之后的规划,我们已经全部准备起来了。”尽管“创”系列本身是综艺节目,但作为腾讯视频在新偶像战略产业链上重要一环,“创”的周期绝不仅是三个月。从“创”节目中产生的团体,会由腾讯视频辅助进行“售后”,从商业、运营、经纪、作品多维度进行生命延续,从而形成一个完善的全产业链闭环。每年筹备“创”系节目时,腾讯视频采取“双线并进”方针——一边规划着节目内容,一边讨论新团所需资源。邱越透露:“像今年女生团之后的成团作品、演唱会,适合综艺类型,包括所有周边的规划、粉丝俱乐部的规划,其实我们已经全部准备起来了。”而以2018年《创造101》推出的火箭少女101为例。在内娱舞台偶像(团体)普遍少舞台的状况下,火箭少女101却始终未远离舞台之本。成团近两年,她们完成了两张音乐作品(第三张正在制作中),七场演唱会,团员累计共演唱影视OST近30首。火箭少女邱越表示:“如果本着行业可持续发展来讲,一定是我们对学员专业要求越高,整个行业才越有未来。如果我们做出来的就不是一个有能力的团,它是没有办法产生作品的,也无法更好消化演唱会、专辑等各类项目。”近来,腾讯视频另一档团体竞演节目《炙热的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录制中。邱越明显感觉到,对于基础真正好的团体来说,当你把标准不断拉高时,对它们而言就是潜力的爆发,大家从实力层面比肩往上走时,就能给出中国团体舞台的最高水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做《创造营2020》要不断出现Battle,不断出现实力的硬刚。实际上我们比拼的就是一种非常强的女性能量、战斗力。”这亦在为学员们定基调——唯有将心思聚焦到实力上,才能获得更好的机会。”《创造营2020》首次公开排名前四位:希林娜依·高、陈卓璇、郑乃馨、张艺凡结语从《创造营2020》公布将11人成团位减至7位时,就奠定了今年节目的残酷底色。前四期,透过综艺载体,节目组旨在打造真实人生战场。节目聚拢了百余位为梦想、事业拼搏的年轻女孩,必须要对她们的人生负责。那些对舞台有满腔热情,但同时也涉世未深,缺少社会磨砺的女生,在节目里展现出的喜怒哀乐,均来源于要对自己每个选择、决定、表现负责——这是《创造营2020》教给学员们的第一课。而另一方面,始终没有勇敢做更高挑战的女生,虽少了从巅峰跌至谷底的危险,但同时,“安全地带”亦是平庸之处,她们也少了一些被关注到的机会。于“被动”中“主动”创造机遇——这也是《创造营2020》教给女生们的生存之道。如果说,今年学员们的高度自信感、强实力,是《创造营2020》敢做出如此“残酷”赛制的依据,那么节目通过种种关卡磨砺,则让学员们赢得了真正有资格踏入社会职场的“通行证”。《创造营2020》晋级和告别